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入夜。月色朦胧,微风轻轻地掠过,落了一地的芬芳,搅乱了我止水的心......寂寞,在这迷离的夜犹如浮萍瞬间蔓延了我整个心湖。每一个寂静的夜,孤单开始发酵。而我、只能一口一口吃掉这些隐忍的忧愁~是谁说过:时间是治愈伤口最好的良药。又是谁说过:伤口是别人给予的耻辱,自己坚持的幻觉。那么,伤口是不是就只是自己脑海里虚幻存在的不可名状的未知体。时间只是让人心里上依赖而存在的……如果是这样~那、我完好无损?

  在每个星光坠落的晚上,一遍一遍数我的寂寞。寂寞,就开始一遍一遍的唱歌~轻轻的、狠狠的,那么不容人选择。当眼泪滑落的那一刻,我对自己说:我要坚强地流着泪笑着走过每一个悲伤与寂寞…

  我是寂寞的,内心是排外的,愤世嫉俗的我总是活在太自我的世界里,游离在这个让人感觉烦躁的城市,这个城市太拥挤,拥挤的似乎找不到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,这个城市又太空旷,空旷的只剩下一个人的世界

  一天了,在自己的房间整整呆了一天了,饿了,却没有胃口,就任凭呐胃遭受着我的折磨,坐在电脑前一天了,什麼都没做,只是默默的对着电脑发呆,打开呐习惯性的忧伤音乐,听到第一首眼泪就悄然滑落一个下午,整整一个下午的眼泪,枕头被打湿了半个,却还没有停下,我不知道今天为什麼会这样,为什麼眼泪会突然变多,难道是因为水喝多了,眼泪也会变多吗?

  一直都认为夜晚是一个煽情的时段,在楼上看着窗外的灯火摇曳,心,宁静的似一泓湖水。总是在夜晚的时候才感觉到城市的寂寞,电波在城市的上空回旋,只是让这座城市显的更加寂寞。每天行色匆匆只是为了掩饰住内心的寂寞,我开心的笑着,我忙碌的学着,所以我以为我真的不寂寞了,可是当一个人,看着这座城市的灯火,听着这座城市的声音的时候,才发现,自己依旧还是一个多情的人……??

  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欣赏城市的夜景,虽然并不漂亮。如果能让我选择一个停留的时间,那么我愿意时间永远的停在此时此刻。一个夜晚的宁静,一个城市的寂寞,一个人的孤单……心情如此悲伤,却恋上与寂寞的对白,因为我学会了,习惯寂寞……

  寂寞是一种美,是一种只能静静欣赏的美。可以远觑而不能亵玩,可以享受而不能超越。无情的空虚又紧紧的围绕着思绪,心的呼吸在夜的沉寂中沦陷,重重地,胧在眼前,被束缚的思想,在心暗暗地哭泣中挣扎,再挣扎……寻找心灵的出口,再次迷失沦陷在一个个不现实的梦中,寻找心灵契合的文字,作茧自缚。藏在自己编织的谎言中,自导自演一出悲剧,浅唱没人懂得的悲伤,寂寞与我作伴。黑的夜,去感受,伸手不见五指的悲凉,凭着感觉,擦拭眼角的泪水。原来,脆弱一直缠在身边,爱上寂寞,才发现。其实,不是寂寞来找我,而是我一直不愿离开寂寞,漆黑的夜里,你听——寂寞在唱歌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匿名用户

  虽然主要写得是秋天的故事,但是个人觉得这篇是很不错的 秋天的怀念 史铁生 双腿瘫痪后,我的脾气变得暴怒无常。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,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;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,我会猛地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。母亲就悄悄地躲出去,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听着我的动静。当一切恢复沉寂,她又悄悄地进来,眼边红红的,看着我。“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,我推着你去走走。”她总是这么说。母亲喜欢花,可自从我的腿瘫痪后,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。“不,我不去!”我狠命地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,喊着:“我活着什么劲!”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,忍住哭声说:“咱娘儿俩在一块儿,好好儿活,好好儿活……”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,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。后来妹妹告诉我,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。 那天我又独自坐在屋里,看着窗外的树叶“唰唰啦啦”地飘落。母亲进来了,挡在窗前:“北海的菊花开了,我推着你去看看吧。”她憔悴的脸上现出央求般的神色。“什么时候?”“你要是愿意,就明天?”她说。我的回答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。“好吧,就明天。”我说。她高兴得一会坐下,一会站起:“那就赶紧准备准备。”“唉呀,烦不烦?几步路,有什么好准备的!”她也笑了,坐在我身边,絮絮叨叨地说着:“看完菊花,咱们就去‘仿膳’,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。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?你偏说那杨树花是毛毛虫,跑着,一脚踩扁一个……”她忽然不说了。对于“跑”和“踩”一类的字眼儿。她比我还敏感。她又悄悄地出去了。 她出去了。就再也没回来。 邻居们把她抬上车时,她还在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。我没想到她已经病成那样。看着三轮车远去,也绝没有想到那竟是永远的诀别。 邻居的小伙子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,她正艰难地呼吸着,像她那一生艰难的生活。别人告诉我,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未成年的女儿……” 又是秋天,妹妹推我去北海看了菊花。黄色的花淡雅、白色的花高洁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,泼泼洒洒,秋风中正开得烂漫。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。妹妹也懂。我俩在一块儿,要好好儿活……